腊子口战斗 :开辟 北上通道关键 之战

来源 :进修 时报作者:孙永新义务 编辑 :杜汶纹
2019-06-10 16:35

腊子口战斗 是军事史上以弱胜强、出奇制胜 的有名 战斗 ,也是赤军 长征进入甘肃境内最关键 的一仗。此次战斗 ,赤军 打破 了长征中的最后一道关隘 ,为顺利 进入陕甘地区 开辟 了通道。

非攻下弗成 的关隘

1935年9月12日,党中间 在俄界高吉村召开了政治局扩大年夜 大年夜 会议,评论辩论 了张国焘决裂 党、决裂 赤军 的缺点 和部队 整编问题。之后,党中间 率陕甘支队由俄界出发 北上,于16日达到 岷山脚下的腊子口。

腊子口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东北部,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腊子口四周 是崇山峻岭,器械 两侧都是100多米高的陡峭 石崖,如刀劈斧削一般,中间 是一个宽8米旁边 的隘口,腊子河从峡口奔涌而出,举头 望去,只见一线上苍 ,地形险峻 ,易守难攻,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此时,赤军 面对 的形势比背水一战还严格 。背水一战尚可渡水 而退,但赤军 已无路可退,四面受敌:前有甘肃军阀,后有从四川追来的刘文辉部,周边还有卓尼杨土司的部队 ,以及胡宗南部的主力,若不克不及 尽快拿下天险腊子口,不只 无法实现中间 北上抗日的主意 ,赤军 还将会见 临被仇敌 合围的危险,甚至连掉 落 落 头南下、重回草地的机会 都没有。是以 ,毛泽东果断 下达了两天之内拿下腊子口的敕令 。

当时 ,驻守在腊子口的敌军有两个营,个中 一个营把守 隘口,其余 一个营设备 在隘口后边的谷地。守军在桥头和山崖上建筑 碉堡,形成交叉的火力网。此外,仇敌 在腊子口邻近 地区 还设备 了两个师,可随时增援 ,妄图 凭借天险盖住 赤军 的去路。

16日下昼 ,战斗 打响。承担攫取 天险腊子口义务 的是红一军团第二师第四团,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赤军 先后多次对敌提议 猛攻,但因地形狭小 ,无法展开 大年夜 大年夜 范围 进攻,仇敌 以逸待劳,凭借地形优势,用机枪封锁独木桥,比及 我军兵士 接近桥边时就投手榴弹,我军接连几回 进攻,都无法接近桥头,正面进攻一贯 没有进展。

兵分两路夺关隘

半夜 时分,部队 决定 暂停进攻,从新 研究 作战筹划 。经由 严密 侦查 ,我军创造 了仇敌 的布防马脚 ,本来 仇敌 过于自负 腊子口天险优势,把重要 兵力 都集中在了正面,并且 正面建筑 的碉堡没有顶盖,在两侧峭壁顶上也都没有设防。根据 仇敌 兵力 分布 情况 ,结合 实际 前提 ,四团决定 兵分两路攫取 腊子口:由王开湘带领 持续 、二连隐蔽 迂回至腊子口右侧,从崖壁攀登 至仇敌 后侧;杨成武带领 六连从正面突击,攫取 独木桥,若袭击不成,也要持续 进攻,达到 花费 仇敌 ,造成其惊骇 的目的。

接到义务 后,六连召开党团员大年夜 大年夜 会,成立突击队,预备 夜袭夺桥。在会上,大年夜 大年夜 家纷纷 表示 :“果断 攫取 腊子口,走上抗日最前哨 !”当场 就有20多位干部兵士 报名参加 突击队,连队从中遴选 了15位党团员,构成 3个突击小组。突击队员们攀着崖壁上横生的小树,静静 地摸到了桥边,应用 桥肚底下的横木,一手倒一手地往对岸活动 。仇敌 发觉 后,用机枪、手榴弹朝桥下乱射乱打,兵士 们摸到一块岩石下,待机行动 。其余 两个突击小组趁仇敌 火力被吸引至桥下的机会 ,冲到桥边向仇敌 掷以前 一排手榴弹,紧接着冲进仇敌 筑在桥头上的工事。桥下的突击队员乘机 从岩石下钻了出来,翻上桥面,拔出大年夜 大年夜 刀,喊着冲杀声跟仇敌 搏斗 起来。

与此同时,王开湘率持续 、二连也已摸至腊子口右侧峭壁下,河道 湍急,探路兵士 还没到河心就被水冲走,十分艰苦 才被救上来,徒涉受阻,只好用马匹往返 骑渡,但效力 较低。后来兵士 们想到一个好办法 ,砍倒河畔 两棵大年夜 大年夜 树倒向对岸,一会儿 搭起了两座独木桥,勇士们顺利 度过 了腊子河。面对 陡峭 的山壁,怎么才能 上得去?绰号 “云贵川”的苗族小兵士 挺身而出 ,用带铁钩的长杆沿峭壁爬了上去,把用绑腿做成的绳索 系在大年夜 大年夜 树上垂下来,兵士 们顺绳索 攀上峭壁,迂回至仇敌 去世 后 ,向没有顶盖的敌工事扔掷 手榴弹,仇敌 万没想到我军会从峭壁迂回至厥后 方,惊慌 之下士气大年夜 大年夜 泄,被我军两侧夹击,只得仓促 逃命。我军乘胜夺占了独木桥,控制 了隘口炮楼,随后总攻部队 兵分两路,沿腊子河向峡谷纵深扩大年夜 大年夜 战果,连克仇敌 多道防地 ,一举夺下腊子口天险。

全盘棋都走活了

腊子口是赤军 长征中克服 的最后一道关隘 ,腊子口战斗 是以 而被载入了中国革命史册。此次战斗 的成功 ,使赤军 摆脱 了被仇敌 四面合围的危险,彻底决裂 摧毁 了公平 易近 党军妄图 应用 恶劣的天然 前提 “困去世 ”赤军 的诡计 ,为赤军 顺利 进入陕甘创造 了有利前提 。时任红一军团政委的聂荣臻对此役赐与 了很高的评价:“腊子口一战,北上的通道打开了。假如 腊子口打不开,我军往南不好 回,往北又出不去,无论是军事上还是政治上,都邑 处于跋前疐后 的地步 。如今 好了,腊子口一开,全盘棋都走活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新利娱乐 新澳博娱乐场 明升体育 明升国际 曼哈顿娱乐城 永利博国际娱乐 卡卡娱乐 澳博国际 澳门永利娱乐 爱赢娱乐城